顺德青年企业家协会 > 协会介绍 > 组织架构 >
组织架构
绾结葫芦:葫芦也能这么玩

  绾结葫芦:葫芦也能这么玩

  崔海东和他的绾结葫芦作品在一起。

  本报记者 白波

  既能装下灵丹妙药、琼浆玉液,又可以成为能量无穷的法宝,内里似有无限乾坤,更有实力因一部动画在移动互联时代成为新晋“网红”……葫芦,是中国文化中备受青睐的一个元素,相信没有人会怀疑这一点。

  虽然全身上下都透着灵气,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很难想象葫芦还可以这么玩:长长的葫芦杆(葫芦和葫芦藤连接的部分称为葫芦杆)上,赫然系着几个“扣”,而系扣的不是别的什么,正是葫芦杆本身。更复杂的,几个葫芦,甚至几十个葫芦都可以系在一起,造型奇特,赏心悦目。

  廊坊大城县大流河村的崔海东,家中几代人干的就是这给葫芦系扣的活儿。“过去我们自己都管这叫‘系扣葫芦’,后来北京的文物专家王世襄告诉我们这该叫‘绾结葫芦’,我们就听专家的,管它叫绾结葫芦了。”崔海东说。

  给葫芦系扣可是个“技术活儿”。一个绾结葫芦作品,单是“绾结”这一个环节就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来完成。“每天绾一点儿。二十亩地,一天要花十几个小时给它们‘塑形’。”崔海东告诉记者,葫芦杆在生长过程中是很脆的,并不像完成的绾结葫芦作品一样,看起来那么地“浑然天成”。把结绾好,不但需要技术,更需要耐心。他十分形象地打了个比方——就像小孩练劈叉,得慢慢地练,一下劈下去就得出事儿了。

  绾结在葫芦生长过程中进行,因此,温度、光照、雨水等因素也必须考虑在内。每年七八月的盛夏时节是葫芦杆最柔软的阶段,崔海东就在这期间顶着大太阳给葫芦做绾结。十月葫芦成熟后,摘下、去皮,还要晾晒一个月左右,让葫芦完全干透。与绾结正相反,晾晒需要的是早晨9点以前的弱光,光照太强、刮风都可能导致葫芦开裂。

  绾结葫芦是艺术品,在制作前,崔海东会对每一件作品进行构思。但葫芦生长的不确定性给绾结葫芦的制作增添了变数,崔海东经常需要根据葫芦的生长情况“即兴发挥”。

  “精品要三五年,甚至十年八年才能出一个。”多个葫芦绾结难度大,崔海东最得意的就是一件56个葫芦绾在一起的作品,他起名为“五十六个民族”,寓意着民族团结,五十六个民族欣欣向荣。这样一件作品,只要出现一点意外都会毁于一旦:虫咬,生病,发霉,长得大小不一样……一个葫芦坏了,整件作品都要报废。“五十六个民族”正是经过20多年的尝试才制作成功的。

  “绾结葫芦是三分手艺、七分天成,一件完美的作品是几代人经验积累的结果,还需要天时地利。”崔海东说。

  从父亲、爷爷那里接下家传的手艺,做了20年绾结葫芦,崔海东的作品已经行销全国,出口到美国、新加坡。有人曾出重金求购他的“五十六个民族”“十二生肖”“四海升平”等作品,但都被他回绝了。

  葫芦已经成了崔海东的一切。2002年,年轻的崔海东带着绾结葫芦上天津摆了个小摊,让他意想不到的是,不到一会儿的工夫,一堆绾结葫芦就被一抢而空。崔海东惊喜地发现,这一趟赚的钱,竟快赶上自己在家门口打工两个月的收入。后来,他把摊子从天津摆到了北京,干脆在潘家园、十里河开起了店,渐渐地有了稳定的客户,并受到媒体报道,打出了知名度。一晃这么多年,他说,他对葫芦的一往情深,别人很难理解。

  崔海东的心中有一个梦想,那就是建一个自己的葫芦艺术馆,可能就建在大流河村。他告诉记者,他的葫芦艺术馆不需要多么豪华,多么“高大上”,但里面一定会有崔家几代人最出色的绾结葫芦作品。

  “不管咋样,我就是要把绾结做到极致,让中国民间艺术品走出中国走向世界,向全世界的葫芦爱好者展示中国绾结葫芦的魅力。”崔海东说。

上一篇:女研究生保卫发际线:我连淘米水都用上了
下一篇:打卡古城遗址公园防晒防蚊很重要